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呆在人间

人间有真情,人间有陷阱……

 
 
 

日志

 
 
关于我

独守陋园,不加好友。

网易考拉推荐

戏考北津城  

2007-11-04 00:58:3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网络上搜索到的文字:

  “汉代北津城遗址,位于湘江西岸三叉矶,距市区11.5公里。现存土城墙系夯土所筑,长约1750米,最高处15米,一般高8-10米,底宽20米,并有城门和护城河遗址。外围护城河残宽5-10米。据城墙以南200多米处有成片的汉代墓葬,并发现几处汉代建筑遗址,在筑城的夯土中发现有战国时期的铜器。据考古工作者初步判断,此城筑于西汉至南北朝之间。属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春秋战国时,楚国统一南方,长沙地区成为楚国重要的产粮基地。长沙开始在今湘江西岸的三汊矶修筑港城,城由黄粘土板筑而成,即后人所谓的‘古北津城’。由于东岸宽阔,河谷深切,地理条件明显优于西岸,秦汉时港城迁筑于东岸。”

  亦有另一说:

  “按照文字描述,西汉北津城,名字来源于北魏郦道元的《水经注》,为长沙古城周围的重要津渡之一。而根据史学家考证,位于三汊矶的古城遗址并非北津城,因为北津城应该在长沙城西北的湘江东岸。三汊矶的‘北津城’很可能是《水经注》中描述的‘三石戌’。而地名‘三汊矶’很可能是‘三石戌’的方言的音误转变而来。”

  “从长沙古城畔流过的湘江,江面宽广,水流急速,滩浅岸远,难以泊舟,一旦北风势紧,往往楼倾辑摧。于是古时长沙人在今中山西路口、草场门外湘江中的靠岸之处,筑起一道长约八九里的长堤,名‘成功堤’。成功堤内辟成港湾,‘风涛无虞,内泊贾舟’。成功堤最初始建何时,不可考。《水经注》中所说的‘北津城’即是成功堤的前身,而河西三汊矶的‘北津城’实际上是后来的误认,此处当是《水经注》中提到的‘三石戍’。北津城是一座水城,堤内之舟通过多条小港向城中沿伸,水街两旁的民房、库屋多系吊楼。据清《长沙县志·水利卷》载:‘通货门,盖货所以出也。有盐仓街,太平街,工贾熙攘之所。城内落篷桥,言至此可望归帆也……’ ”

  (“地名‘三汊矶’很可能是‘三石戌’的方言……”,想来古时“石”字大概是长沙土话“煞兜咕”的发音。  老呆注)

 

  老呆孤陋寡闻,以前没听说过长沙还有个汉代遗迹北津城,最近在湖南知青网看到有位网友发了个帖子,才知道有这么个地方,而且近在咫尺,就在三汊矶。萌发了前往看看的念头,临时抱佛脚,先上网补课,一番搜索,方知此处尚有争议。是否真假暂时不管它,反正那地方有一段汉代的土城墙,还是先睹为快,查看地图,三汊矶大桥附近,河西那边是有个地名叫土城。

  昨日无事,与内人商量,这个星期的登山看来是取消了,我们还是出去走走,去北津城看看?下午,两人换上登山的装束,休闲服旅游鞋,兴致勃勃出了门。心想北门外的公交路线比较熟悉,没再查看公交图,出门到公交车站看站牌:159路,到目前的终点站,过五家岭五个站;402路,过北大桥,到终点站也是五个站。想当然,肯定乘402路是最佳选择,大意失荆州,于是,就有了这一番“戏考”。

  402路过北大桥后往北转弯,这是以前知道的路线,过几站后又往东转,我说,不要紧,往江边走也是逼近我们的目标。到达终点,内人发话,到生地方了,看你怎么走。站在路口,看到好几辆运渣土的翻斗车路过,我说不要紧,不是说那地方正在修路么,我们往北沿着渣土车的路线走,一定能找到。走了一段,不行了,河西的路况很差,汽车开过扬起阵阵黄土,过了几辆车两人已是灰头土脸,再看这路上,除了我们再看不到其他行人。

  自我安慰,反正我们往东往北就不会错,看到一个路口就转弯,避开这条运渣土的路。总算走了一段没有汽车的路,放松了一下必须不时屏住呼吸防止吸入尘土的尴尬,钻出路口又看到渣土车,洋洋得意,看看,大方向没错,我们已经走到了江边。站在江边看看,三汊矶大桥还朦朦胧胧,大呼上当!我们走了一条错误路线。我说,看来我们还是应该在402转弯之前,换乘其他公交车到三汊矶。没法子了,这地方前不挨村后不搭店,只能硬着头皮走下去,好在还目标明确。

  路上车来车往,路旁挖土车在推倒刷着“拆”字的断壁残墙,灰尘滚滚,还是看到有小路就绕着走。看看两人的鞋,已经看不到本色,裤脚上也满是尘土,摸一摸头发都感觉到涩手。内人想起了当年下乡,第一次走路回家,换上一套干净衣服,到家后可以抖下一层黄土,以后就干脆穿一身脏衣服回家再换。戏说,今天又找到了三十年前的感觉。

  看到一段貌似土墙,赶紧掏出相机拍下一张,近前细看的确不像是天然形成的土丘。一些民居正在拆迁,一位坐在残垣上的中年人好奇地问我在找什么,正好想找个人问问,就势打听那貌似土墙的一段是不是垒起来的土城墙。那人证实这也是土墙,当地人也有见识,问,你们来考古?又问我们是不是找北津城,那就还要往三汊矶那边再走一段路。看来,河西这边除了北津城还有其他的土城,也许是不大,只能算得上是土围子。

  钻小路,七弯八拐走进一个厂区,同样是到处都在“拆烂屋”,汽车在装一些破破烂烂,大概是送往废品店。仔细一看,这地方似曾相识,二十多年前到过这儿,帮一位朋友检修他们厂的中频炉。钻出厂区又来到江边路上,拆房子那儿的中年人介绍,新修的大道连同绿化带将有三百米宽,工程宏大,工地看起来很有气势。天气不错,能见度较高,远处的大桥与对岸的房屋都看得很清楚,转过镜头也拍下几张。

  为了避开尘土,我们走下大堤,这季节江水不多,沿着江边的河滩行走。已近大桥才重回堤上,这一来就错过了那块文物保护的石碑。看看时间,我们已走了两个小时,天色也稍稍偏暗,赶紧奔向土城。看到那段标志性的土城时,拍了两张,可惜已是逆光,看起来一片灰暗,这样的PP拿不出手。找到一个断口,不知是不是网上看到所说的土城北门;走到大桥附近,看到了那一段已被施工破坏了局部的土城,拍下一张,这地方,修路与文物保护看来是无法两全,也许终将拆毁。

  两人弄了个灰头土脸,时间都耗在了路上,而且,走的是这么一段脏兮兮的路,深感遗憾。走上三汊矶大桥,我说,没拍到什么满意的照片,看来我还要来一趟,内人声明,看到了土城她已经满足,再来她不奉陪。嘿嘿一笑,今天确实是委屈娘子了,过河找个店子点几个菜,犒劳一下,难得她也有这份雅兴。走到桥中,感觉天色发红,回头一看,好漂亮的彩霞!赶紧拿出相机猛拍。桥上车来车往,非机动车道上倒是没什么行人,背过身来练倒走,边走边拍,直到走过大桥来到河东,拍下晚霞映罩的引桥暮色才罢休。娘子调侃,今天你也应该满意了,虽然土城没拍好,这么漂亮的晚霞也难得遇到,可以弥补遗憾。

  收好相机就感到了饥肠辘辘,走了三个小时,比登山走的路还要多。一路看去,路旁都是些小饭店,看不到几个食客,我说,再饿这样的店子也不能进,好不容易才等到个送上门的,必定挨宰。走到捞刀河边,总算看到了一家饭店食客如云,店外还停着一排轿车,就是这儿了!坐定,喝茶解渴,点了个口味蟹,辣得额头冒汗,大快朵颐!

2007年11月3日

  虽说土城没看出多少名堂,回家后思考网上看到的两个论据,自己的感觉还是比较支持古北津城即成功堤内一带之说。至于政府为什么支持将三汊矶土城定为北津城,并列入省级文物保护,大概更多的因素是想利用古文记载的名气开发旅游资源。津,汉字中有渡口及体液双义,与方位词结合用于地名,当为取渡口之义而命名。中山西路草场门一带,直到第一座湘江大桥建成之前,那地方是河东至河西的主要渡口,读书时,每年春游或秋游,若去岳麓山都是从那儿乘轮渡过江。相对于古长沙的繁华地带,草场门一带已处城北,按清末的老城墙为界,再往北一两华里即出城。老长沙另一处比较有名的渡口是朱张渡,与岳麓书院隔江相望,以在岳麓书院讲学的一代宗师朱熹、张栻而命名。此两处渡口,一南一北,一处文人讲学,一处商贾贸易,当是老长沙最有名气的渡口。

11月5日补充

  又从网上找到一篇支持此说的文字,转载如下:

津渡和戌城的发展

  长沙成为诸侯王国首府以后,城市的发展较快,不但沿湘江东岸向南北扩张,而且越过了湘江,湘江西岸从岳麓山至银盆岭、三汊矶一带成为西汉时期的重要墓葬区,从50年代开始至今已在这一带发掘了数百座汉晋六朝时期的古墓葬,其中主要是西汉墓,1975年发掘的陡壁山西汉曹巽墓,1978年发掘的象鼻山大型木椁墓,1993年发掘的望城坡大型木椁墓,均为西汉长沙国吴氏王族成员墓葬。特别是西晋麓山古寺的出现,以及晋湘西县和新康县等县城的分立等,使湘江两岸的交通已成为必要解决的问题,因此,长沙古城出现了津渡,并发展成为津城。据《水经注》记载,当时有南津和北津两城。

  《水经注》在述及瓦官水(靳江)和船官(南湖港)之前的一段为:“湘水又北,迳南津城西;西对桔洲,或作吉字,为南津洲尾,水西有洲子戌,故郭尚存。”其所述南津城,“津”字,为河渡口之意,此处称城则必有防护性建筑,因其处于长沙城南沿江的重要位置,所以既作渡口,又起一定的防卫作用。南津城的位置,据考证,当在今长沙城南新开铺西北猴子石滨江处,其始于何时难于确定,但可能在唐以前就倾圮江中无存了,故唐李吉甫所著《元和郡县志》已无此城的记载。

  南津城西对的桔洲,并不是现在的水陆洲,而是在今靳江河口以北经渔湾市、廖家垸子至阜埠河一带,湘水从其西侧汊入流经现赵泥湖至赵洲港以北入江。唐初张九龄有《初入湘中有喜》诗云:“两边枫作岸,数处桔为洲。却记从来意,翻疑梦里游。”据此可知当时湘江中有桔林之洲并不是一处,且洲水交错景色很是引人入胜。但现在猴子石对面靳江河口只有淼淼江水,并无绿洲,根据一些古文献记载的推测,该处江中之洲在唐代即与湘江西岸并为一体。故此,宋以后的文献中对《水经注》关于桔洲和南津城的记载,都无法作出能自圆其说的解释。但如到实地勘查,该地的确至今仍可见到古洲的痕迹。从猴子石处过湘江经岳麓山南麓沿靳江河谷地带是长沙城南通往湘西的最佳路线,现正在动工修建的长沙湘江南大桥亦选址于此,汉晋六朝时的南津城在现猴子石处当不为谬,在选择通衢津道位置的问题上,古今认识亦然。

  长沙古城北面的津渡,《水经注》在记述“故市”和“临湘县新治”之后,说:“县治西北有北津城,县北有吴芮冢。”北津城和南津城一样,作用大概既是津渡,又有防御功能。关于其位置,目前有两种不同意见。第一说源于清代,《湘城访古录》载“水经注云:临湘县治西北有北津城,省志云北津城址无考,长沙县志以土城在长沙西北三汊矶上,周八九里,高或五六丈,或三四丈,壁立如城,疑即古北津城。”以后各类志书,词典等均因循此说,并无异议。1983年此古城遗址被定为湖南省文物保护单位。

  近年来,有学者对此提出了不同意见,认为《水经注》所载北津城不在三汊矶而在今长沙城北通泰西端的湘江东岸。详考之,此说比第一说较为合理。

  第一,《水经注》对有关长沙古城的记述是从上游至下游,湘江两岸交替进行,其排列顺序和相对位置相当清楚。其中记述"北津城"是在湘江东岸,“临湘县故城”西北,吴芮冢之南。则据唐初李泰所著《括地志》记载,吴芮冢在临湘县故城之北四里。因此,在吴芮冢南的“北津城”应不会在湘江西岸离长沙十里之遥的三汊矶。

  第二,“津城”五代时仍见于史籍。《资治通鉴》卷289记载:950年(后汉乾祜三年),马希萼自朗州(今常德)经岳州、湘阴袭长沙,“军于湘西,步兵及蛮兵军于岳麓。”而踞长沙的马希广“遣刘彦召水军指挥使许可琼帅战舰五百艘,屯城北津,属于南津。”而《新五代史.楚世家》则记载:马希萼从岳州“下湘阴,至长沙,屯水西。刘彦、许可琼屯水东。”据此可知“北津”应在长沙城的湘江东岸。

  第三,清乾隆时,长沙城西北湘江中尚有“成功堤”遗迹,与古“北津城”遗址吻合。乾隆《长沙府志.山川》云:“成功堤在草场门外,自老至矮子洲,长八九里,以堤障之,贾舟内泊,风浪无虞,旧有通货门,盖言货所从入也。明初攻城,消水,树云梯,遂毁之,水退时,尚有堤滩故址。”考元末明初未发生过“攻城”事件,只有宋末元初的1276年(南宋德祜元年),元将阿里海牙、崔斌率兵攻潭州时,“攻西北铁坝”,“树木栅城上”,“布云梯,鼓噪而上”。说明“成功堤”至南宋末年尚保存完好,其可能就是古“北津城”的残迹。

  第四,与通泰街临河隔湘江相对的是现龙王港入湘江的河口,即《水经注》所述之白露水口,此处往西为岳麓山北麓的河谷地带,长宁公路未开通以前,此为长沙城北往湘西的最佳路线。湘江没有修桥时的渡口即在大西口与通泰街之间的中山路江边,北津城作为津渡发展而成的戌城,建于此处较为合理。

  现在三汊矶处的“北津城”可能即为《水经注》所述的三石戌。古长沙的戌出现于战国时期,为防御越人的侵袭,长沙楚城曾在城东越过浏阳河的张公岭设戌。前323年楚灭越后,威胁消除,城东防御削弱,张公岭战国墓地的晚期楚墓骤减就证明了这一点。秦汉六朝时期,长沙的防御重点变为沿湘江的南北通道,卫戌处所除由上述津渡发展而成的南、北津城外,据《水经注》记载还有戌所数个。

  补充:

  昨天又骑单车去了一趟土城,从家里出发,大概四十分钟就到了,车速比较快。

  补拍了几张照片,有土城的北门口子与南门口子,还有一张三石戌遗迹公园的石柱子。在土城的北门口子拍照,一位种菜的老农友善地打招呼,于是就敬一支香烟与他聊天,谈及网上看到的两种看法,听我说到三石戌,老人告诉我,附近有根柱子,上面有三石戌三个字。喜出望外,马上去寻找那根柱子,原以为是个古迹,走近一看才知道是近几年栽的。持三石戌看法的一方也打算在此开发一个三石戌公园,看来,这两种观点现在还不分伯仲,双方都在此地争相开发资源。

11月7日

北门口子,就是那天看到的那个断口。

南门口子

 

  评论这张
 
阅读(646)|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