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呆在人间

人间有真情,人间有陷阱……

 
 
 

日志

 
 
关于我

独守陋园,不加好友。

网易考拉推荐

荷塘月色山水英伦  

2007-12-14 18:23:0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荷塘月色山水英伦

  光头邀请众位弟兄去荷塘月色度周末,听说那儿已经开发为豪华山庄,他也在那儿购得一栋别墅。还是多年以前开发之初到过那儿,那时此地还是乡村山地,前来要坐长途班车。今非昔比,公交车已经通往附近,下车只需十来分钟步行。运气不错,乘坐向总的桑塔纳,顺风车直达山庄,下得车来已找不到上次印象中留下的痕迹。

  光头一家兄弟姊妹,前一日在此欢聚,趁热打铁,邀弟兄们共享欢愉。车至小平姐别墅,小弟哥正在操琴弄曲自得其乐,见着这帮老弟携妻前来,欣然歇息陪着闲聊。庆平姐过来和大家打招呼,算来也是年过花甲,看上去比我们还显得年轻。光头家是个大家庭,以前住在北墙湾一处旧公馆,当年还算是比较宽敞的居所,父母好客,六七十年代朋友们常在那儿欢聚。回想当年十七八岁时,随着伯父母也叫小弟再加上一个哥,小弟哥倒也不嫌弃这帮小老弟,逢年过节带着一起疯玩,博得岳父母共享天伦。时光流逝,老人仙逝,这帮老弟也年近花甲,现在看起来,倒是和小弟哥缩小了年龄差距。小弟哥说,小平姐已经给他们安排了养老的住房,将来兄弟姊妹都来此安享晚年。真不错,嘿嘿!当年老年公寓的设想,首先在自己这一大家子中实施。借用那句老套话,这一大家子是在跑步进入共产主义。

众弟兄会合后,首先兴致勃勃环游小区,天公不作美,飘洒细雨,山庄雾气蒙蒙。倒也无大碍,细雨如丝,也许还别有情调,丝毫未影响朋友们的好心情,只是女士们想留下倩影的愿望难以满足。诺大一片山庄,已盖满仿欧式风格的公寓与别墅,雷锋故居淹没在现代建筑之中。再看这茅草屋,设想,若是雷锋活到现在,大概也不会坚持住茅房忆苦思甜,若恋旧可在当年生活过的地方购得一寓安度晚年。瞧这拔地而起的栋栋洋楼,如今生产力到底不同,盖一栋洋楼如同数十年前搭一间茅棚,怪不得GDP年年攀升。回想数年前初来此地,荒地一片,几个小山包几间小水塘。垦荒者当年曾说过,贷款几百万,手一松就撒下不见,创业之初的拮据可见一斑。士别三日刮目相看,瞧这座落于城乡交汇之处的现代小区,林茵绿地,小径通幽,树荫中隐现出错落有次的别墅庭院,这儿,即将成为豪门聚集之地。小平姐,看来是大发了,看到今日房产飙升,不得不佩服她当年胆识过人。

  游览一番回到荷塘月色会所,午宴设在二楼餐厅。先参观会所,一楼是室内泳池,尚未启用,据说是温水泳池。三楼以上是包房,光头已定下一套,看到有自动洗牌麻将桌,爱好筑长城的几位女士即刻开战,直到去餐厅赴宴才收场。男士们坐下闲聊,游览一番都有几分感慨,这日子,与当年相比真是天壤之别。这帮朋友,虽然成功人士不多,倒也没谁沦落潦倒。如今的中下层,粗茶淡饭也还算得上衣食无忧,只要心态平和,过日子还不成问题。大老板请客,档次自然不低,美味佳肴兼有红白美酒,食欲大开。餐桌上老白最热闹,此君不畏油重肉肥,天上飞的地下跑的,食有肉就来劲。再加上一个好酒量,轮番碰杯翁不倒,与小弟哥是一对好搭档,上桌就坐了个肩并肩。光头常邀朋友们聚一聚,以往的惯例,凡是光头请客小弟哥在场,少不了要和我们干仗干杯。

  饭后歇息,小弟哥带上二胡来到包房。朋友们开了三个战场,一台麻将两桌牌,或上场或观战,还余下几位来阳台欣赏小弟哥拉琴。想当年光头家过年最红火,小弟哥拉二胡,另一位故去的姐夫弹琵琶,一家子凑齐一台戏。老白和教授年轻时也爱好此道,近年来又捡起个端子想重温旧梦,梅弟家有梨园老姐,自然也是耳濡目染,老呆近墨者黑,从来就是凑热闹,吹拉弹唱都有兴趣,无一入门。小弟哥拉响琴弦,听着熟悉,原来是那首《再见大别山》,老呆来了兴致,扯起破锣嗓子跟着起吼,可惜老是忘词,吞吞吐吐当不成歌星。老白在一旁纳闷:这太师还会唱几首歌?我都不知道这是首什么歌,颇有几分看老呆不来。嘿嘿!不知道吧,这就是老网虫的优势,早几年这首歌曾经在老帮子的网站风行一时,常听耳熟而已。小弟哥又拉起《江河水》,忙掏出MP3录音,如吟如诉一曲拉完,博得老弟们喝彩,可惜,手忙脚乱按错了键,未能保存。拉琴也有帮派,小弟哥原来在剧团拉琴,戏曲伴奏与乐曲演奏,师傅不同,所得真传自然有所不同。老呆这外行在旁边充里手,小弟哥的指法与你们不同,揉弦别具一格。拉到《赛马》时,教授也在一旁说,听出了花鼓味,但一致公认,弓法有力,音准娴熟,生姜还是老的辣。

  已近初冬,室外呆久了也有几分寒意,撇下几位发烧友继续切磋,回到室内邀上几位另辟战场。老牌客已各就各位,拉上海哥哥凑一角,想不到海哥哥这模范丈夫,竟然还不会玩流行长沙数十年的三打哈。玩起打对的升级,海哥哥仍是半通不通,胡乱出牌搞他的路数不清,嘻嘻哈哈热闹一场,又到了晚餐时分。中午听大伙儿打趣最近老白馋了羊肉,晚餐特意上了个火锅,老白一看连声叫好:哇噻!羊肉火锅!吃完了光头透露,刚才这道菜是挂羊头卖狗肉,看来,我们给老白封的美食家大打折扣,徒有虚名得摘牌。用完晚餐,大家都要赶回河东,这地方,白天虽然人客不少,夜晚却略显冷清,担心公交车不便,主人不再挽留。小平姐叫来山庄的中巴,各位与主人告别,感谢盛情款待,一车拉到西站,各自转车打道回府。

  游览荷塘月色山庄流水账,记载到此搁笔。

 

  翻出多年前的一篇网文,上次来此地后的戏作,稍作润色附后:

来凤鱼

  P君胞姐在雷峰镇附近征得三百来亩地,打算开办老年公寓,兼营旅游休闲。拥有两家公司的P君邀请同学们前往观光,爱好钓鱼的Y君兴冲冲地带上心爱的渔具,喜欢打牌的Z君带上两付扑克,大伙儿坐上P君的私家车一同前往。不一会儿,到达目的地,朋友们一番感慨:今非昔比,某年某月,来此“支农”,徒步走了多长多长时间……
   
  下车后,“山”(小土包)清水秀,一派田园风光。我辈久居闹市,久违这宁静清逸的乡村,不由得来了个深呼吸,吸入这混合着青草与牛粪的清香。拐进一条小路,沿着小路翻过一个小山包,山上种着一些矮小的马尾松,眼前又出现几间池塘,池塘边早已端坐着好几位钓客。
   
   Y君提下渔具,在塘边转悠转悠,看好一个位置。拉开包,嗬,行头还蛮足!几根不同的钓竿擦得油光发亮,还有网兜和一张特制的小凳子。接着,又拿出一个包了几层塑料膜的小包,掏出一小块糠饼捏碎捏碎,谓之不能跑了香气,很有点故弄玄虚。Y君交待我们:“先打窝子,人多了鱼不上钩,你们先去别处玩,等下看我的。”
   
  待到红日西斜,准备打道回府,Y君已钓上五、六条鱼,选两条约四五斤的大草鱼,其余又放回池塘。老板娘一声免单,吩咐帮工开膛刮鳞,一会儿收拾得干干净净。
   
  路上,P君提议,请朋友们去来凤酒家“晚宴”,众欣然。Y君钓得草鱼,自是得意:“听说那儿来凤鱼做得特好,正好有新鲜草鱼。”来凤酒家,老板乃P君胞弟,这一家子,私营业主、地主、资本家都占齐。
   
   到酒家坐定,老板QW君先来席上招呼寒暄,感谢各位光临,今后多多光照等等。沏上一壶茶,大伙儿你一言我一语闲聊起来。L君是教书先生,坐在那儿念念有词:“来凤,来凤……,定是取自有凤来仪。”z君在一旁打岔:“算了,讲点别的,那些留着上课去讲。”天南海北,瞎扯胡聊,片刻,酒菜上席。首先上几个小碟,老套路,荤素搭配的冷盘,随后又是黑山羊、坩锅蛇、溜腰花、爆脆肚、盐锔虾,等等等等。
   
  P君开启X星浏阳河,每人满上一小杯,然后是祝酒词:“为我们的友谊,为Z君的乔迁,干!”Z君举杯摇头:“惭愧,惭愧,人近半百,‘捡’此新居,借P大老板的花献佛,各位,干!”Z君十七岁下乡,十八岁招工国防工厂,当时朋友们都羡慕之极。不料时过境迁,在山沟里呆了二十来年,中年调回长沙,自是由不得挑肥选瘦。企业单位,待遇一般,屋漏偏遭连天雨,由于家庭变故,Z君三十年后境遇不佳。此次买房,说是修路让道,享受优惠,搜尽盈余尚存缺口,无奈找P君救急搞定,说来不由得几声唏嘘。L君连忙转过话题:“乔迁大喜不得敷衍,下次再去你家。来,为我们相遇相知三十年,日后再来五十年,干!”几位朋友一时豪气大发,端杯一饮而尽。
   
  来凤酒家和长沙大部份小酒家一样,典型湘菜风味,菜蔬佐料,不是红鲜椒就是红干椒。我等皆湘人,看着满桌一片红,外加菜香酒香,顿时食欲大开。席间边吃边聊,平时难得凑齐一块,自然有的是讲,过去现在家里厂里堂客崽女一通瞎侃。觥筹交错,大快朵颐,不一会儿,一个个酒酣耳热。吃兴正浓,堂倌一路吆喝:“来凤鱼——来了”好大一盆端将上来。

  盛鱼的汤盆有脸盆大,剔得薄薄的白嫩鱼片装了满满一盆,往桌上一放,即刻鱼香四溢。看那鱼汤,面上洒满一层五颜六色的佐料,绿色是葱花和香菜,红色是鲜椒切成的细丝,黄白二色乃是姜丝与蒜丝,香油浮在汤面,当然少不了还有红干椒,以及一些叫不上名的佐料。“来来,趁热尝汤。”Y君在厂里负点责,饭店酒家吃得多,义务传授吃经。老呆孤陋寡闻,尚是首次尝鲜,P君W君见过大场面,自是不以为然。

  舀上一匙鱼汤,缓缓送入嘴中。啊!麻、辣、烫——那小小的颗粒是花椒,那鲜味,混合着各种佐料的辛辣,似川菜,花椒味又没那么浓烈,似湘菜,又多了那么一点点麻得安逸,喝在嘴里,满口余香。再夹两片鱼片细细咀嚼,鲜,嫩,滑,薄薄的鱼片,剔不出半点小刺,体现了厨师精湛的刀功。鱼味美,汤味鲜,可见烹饪火候恰到好处,再加上先入为主的特色菜推介,一时间大伙儿赞不绝口。
   
  主菜上完,照例是甜汤、点心,最后上一果盘。
   
  席上已是杯盘狼藉,大伙儿亦有几分微醉。W君如今是一家媒体的主任,专管吃喝接待的位置,为革命勇作牺牲,无奈修炼不成济公,晚节不保,让那些本应穿肠而过的畜孽撑得像个弥勒,满面红光。W君正和P君大谈兼并收购,想要P君为他们报社与XX集团牵线搭桥;L君摇头晃脑,之乎者也吟词作赋;Y君在向Z君透露厂里又将如何如何,他俩一个单位,Z君调回时Y君曾出力帮忙。询问过大伙都已吃好,服务员撤下残席,每位沏上一杯香茗。
   
  不觉已近夜深,酒店人客稀疏,QW君过来陪大伙儿闲聊,从小就跟这帮老兄玩在一起,彼此都很熟悉。“各位老兄都吃好了吧?有照顾不周之处请各位海涵。”开口就是一段客套,不等讲完Z君就嚷嚷:“QW老弟少讲点客气,有得如此还要如何?你们兄弟真是混得不错,我这老兄就没有光照只有揩光了。”P君接过话来;“Z兄,小事一樁,不要老挂在嘴上,我们相交几十年是个缘份,不管将来怎么样,坐宝马还是骑单车,朋友还是朋友。”Z君又接着说:“小事?对我来讲可是大事,多亏朋友们帮了忙,我这人不会忘记。”Z君做工一身好手艺,实际上也经常为朋友帮忙,非常热心。我们这帮人,年轻时意气相投玩到了一块,几十年后,各人的机遇不同,境况相差较大,各人有自己的生活圈子,仍然维持这纯洁的朋友关系,一年聚会几次,已是很不容易。
   
  L君仍不忘他的有凤来仪,询问QW君酒家之名由何而来,是否取自有风来仪。QW君笑了笑,娓娓道来:“L兄是文人,见什么都要考证渊源,佩服佩服!其实,来凤是一鄂西小城,位于湘、鄂、川三省交界之处,店名即地方特色菜之意,所以刚才那道菜,非湘非川,别有风味。以小弟之见,倒是与L兄略同,凤凰为国人心目中吉祥的象征,来凤来凤,但愿能为小店带来吉祥带来财富。”L君连声叫好:“QW弟高论,你既在经营餐饮,对目前流行的所谓饮食文化又有何高见?”QW君一拱手:“见笑见笑,听L兄口气,对此‘文化’大概是不屑一顾,小弟既为道中之人,倒是觉得鼓吹无妨,至少是有利无弊,有人为这行业打广告,何乐而不为。当然,我也觉得这‘文化’有点滑稽,嘴巴讲话语言表达,应与文化有关,吃东西尝味道,实在谈不上文化,饮食拔高为文化艺术,的确勉强。如果饮食也算文化,肠胃不识字,那么,经营者追求的应该是顾客的感受。也可这么说,利在哪儿?在于要求我们这行业提高自身素质,使餐饮业在顾客的心目中不光是一个吃,顾客来到你的小店,能感受到一种温馨的氛围,那么,他的消费,得到的不光是肠胃的享受,还有一部份是来自精神享受。老话所说‘宾至如归’,如果能做到这点,我这小店,栽得梧桐树,又何愁不引凤凰来?”QW君一番高论,博得这班做老兄的连声喝采。L君感叹:“士别三日,刮目相看,老弟此番经商之道,精辟!”
  ……   
  纵观当今社会,转制并轨,平头百姓一头雾水,数十年尚未转换当年灌输观念。国人自古以来,视为官者,发号施令,惧,谓之权势;视劳力者,引车卖浆,怜,谓之蚁蝼;视生意人,行商坐贾,鄙,谓之奸诈;视读书人,之乎者也,呆,谓之迂腐;总而言之,各行各业,互为相轻。时至今日,看电视,亦有儒商访谈,既是作为典范,当是事业有成,谈及文人下海,经营成功,不时可见自嘲有辱斯文,仍以清高而自诩。可叹!以老呆之见,清平世界,全方位构成,个人机遇境遇大不同,唯有奋进者方可成功,和谐相处为上策,互相诋毁乱乾坤。君子坦荡荡,愤世妒俗不可取,锦衣玉食固然春风得意,粗茶淡饭亦可其乐融融。
   
  酒言戏语,既无章法,亦无文体,诸君随意看看。

  (本文非纪实,切莫对号入座。亦真亦幻,若有可生联想的杜撰调侃之处,权当老呆梦呓,借诸君之躯之口诌胡说。再说句大实话,当年编出饮食文化儒商一段,也许是下海上岸没几年,贼心不死,潜意识中还有跃跃欲试的野心。回单位这些年混日子,已是棱角全无,颇有廉颇老矣之感慨。人贵有自知之明,常言道,不是吃菜的虫,别指望还能变成呼风唤雨的神,还是安安心心过日子算哒。)

 

  评论这张
 
阅读(839)|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