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呆在人间

人间有真情,人间有陷阱……

 
 
 

日志

 
 
关于我

独守陋园,不加好友。

网易考拉推荐

冰雪赫石坡  

2008-01-27 05:56:0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新买了一台旧照相机,还没正儿八经拿出去用过。虽说是数十年不遇的寒流,出门遭罪,却也能拍得长沙难得看到的景色,带上相机冒着寒风出了门。

  去什么地方呢?论景色岳麓山还是胜过烈士公园,仍然直奔我们的老根据地——赫石坡。这鬼天气大概难得找出几个似我般仍有如此雅兴的人士,电话咨询也就免了,来一次单独行动。考虑到冰雪封山,可能路不好走,提前出发,一点多钟就来到了师大校园。平时人来人往的校园,路人寥寥无几,到得岳王亭就更是只余下老呆孤家寡人彳亍而行,寒风中飘洒着细于银沙的小雪粒,更添几分寒意。

  山色已无平日的青翠,漫山遍野的树木皆是银装素裹,天色阴沉,谈不上耀眼,也焕发不出好一派北国风光的诗情画意。掏出相机,拉近树顶的枝条拍下一张,细看,这就是冻雨的威力!冷库的速冻大概也不过如此。树枝披上一身冰盔甲,柔弱的枝条已承受不住重负,委屈折腰。联想起革命壮士的豪言壮语:人,不能低下高贵的头!着实不易,重负之下宁折不弯,看来不是寻常人都可以轻易做到的事。 

启程登山,没有平日三五成群的喧闹,真是个寂静的山林。树枝摇曳的声响与平日不同,是那种清脆爆裂的咔嚓声,雪碴冰碴也在脚底咔嚓着响,只有偶尔飞过的一两只小鸟带来生气。来到赫石坡下,看着那岩石上铺盖着一层冰雪,断层上挂着长长的冰棱,不可能还有平日攀援的勇气。那是冒险者的乐趣,加之这把年岁已经不起摔打,独自一人不敢儿戏。

 

走石壁旁边的小路上山,行至接近坡顶之处,几棵大树承受不住冰雪的重负,连根拔起横倒在地,挡住了登顶的小径。此时才感受到冰冻登山的威胁,倘若登山途中遇上倒树,独自一人看来很有几分风险。打道回府看来已不行,上山容易下山难,平日还不十分胆怯,这冰天雪地中若想沿着陡峭的小路下去,恐怕会是连滚带爬,只能硬着头皮上了。绕过横倒在地挡道的几棵大树,平日可能也不是什么难事,冰雪掩盖了地面的状况,此时只能试探地一步一个脚印踏稳行走。树枝清脆爆裂的咔嚓声不再觉得悦耳,此时变成了危险信号,每当听到即刻神经绷紧,赶紧沿着响声抬头观察,千万不能让自己处于树干倾倒的方向。

一番探索总算脱离险境,上到坡顶站到一个安全的位置。说也奇怪,人紧张起来寒意全无,只感觉到一阵轻松的快慰。打定主意,走过这条横着的小路,到达登顶汇合的那条路就返程下山。看看时间还早,掏出相机,拍几张冰雪山林,也算不虚此行。阴沉沉的天,能见度不好,远景拍下来朦朦胧胧,看来还只能拍一点近景。在长沙生活几十年,还是第一次看到居然也有如此景象!挂满冰棱的马尾松煞是好看,只是如果砸在头上恐怕就大事不妙;看那冰晶中裹着几颗“红豆”,是不是也预示着生活中的险恶与希望?大难当头,虽然有可能夭折,但生命是如此顽强,只要有希望就要坚持,能盼到来年开春,呈现在世上的仍是欣欣向荣。

  拍着照片,坡下传来人声,哈!来了支大部队,大约有六七个人。来人男男女女,穿着鲜艳的登山服,每人都拄着一根木棍,看来是有备而来。把相机当成望远镜,拉近一看,似乎也与自己年龄相仿佛,他们拄着的不全是木棍,还有那种折叠式手杖,嘿嘿!俨然一个业余登山队。来人也发现了坡顶的孤家寡人,只见他们商量讨论一番,也走了石壁旁边的那条路,看来这种天气敢于莽撞冒险的人还是不多。本想提醒他们,途中有放倒的树木堵住了路,再一想,既然我已经站在了坡顶,就算是告诉他们也不会止步。反正他们人多,估计也出不了什么事,用不着我来多管闲事。

  走上横路才发现不是我开始想的那么简单,沿途到处是倒下的树木,走不了几步就要绕道探索,时时刻刻还要留意有可能倾倒的树木。平日只要十来分钟就可以走完的小路,来到汇合之处差不多耗去了一个小时,看来我的到此止步还算得上英明决策。到达汇合之处再次休息,注意倾听,没听到跟来的人声,心想,有可能那支登山队已经在我之前就半途而废下山。

  下山,这条路平日也不觉得宽敞,与刚才的小路比较,此时却感受到了越过封锁线来到解放区,绷紧的神经放松下来。视野开阔了,可以提前观察沿途的树木,用不着再提心吊胆担心头顶飞来横祸。四周无人,拉开嗓子来了个仰天长啸,想不到一声嚎叫还引来了回响,小路那边传来十五的月亮。既然是哥呀妹的,想必是那支登山队也取得了第一回合的胜利,正在用歌声为他们的继续征服壮胆。

  快到墓园了,路上又爬上来一位独行者,远远地就和我打招呼:山顶下来的?我告诉他半道上下来的,来人不以为然,嘿!上去吧,咱们结伴而行。又说他也带了相机,上去拍点风景,无限风光在险峰嘛,怎么半道上就下来呢?我说,按我的速度估计,到达顶峰大概已经天黑了,要想登顶拍风景大概只能换一个日子提早时间启程上山。来人有点惋惜,将信将疑地说,那我还是尽量争取上山,分手继续攀登。

  行至墓园,边休息边看看那些孤独的墓碑。虽然他们是一大批昔日的战友长眠此地,地府大概没有娱乐场所,想必这些当年的赳赳武夫不可能喝酒行令,只能是相对无言无处话凄凉。看到不少辞世之日是民国二十年左右,那时日寇的铁蹄还没入关,这些人定是丧生于江西围剿,可叹的同室操戈!

  评论这张
 
阅读(112)|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