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呆在人间

人间有真情,人间有陷阱……

 
 
 

日志

 
 
关于我

独守陋园,不加好友。

网易考拉推荐

又到春暖踏青时  

2008-04-23 17:40:5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给院子里的程教授维护电脑,现在,这样读书人不少,尤其是我们这上下年纪的人,学会了使用,遇上故障就束手无策。电脑恢复正常后,教授登门致谢,送我一包干蕨菜一块猪血豆腐,说是家乡人带来的土产,还不忘给大兵稍上一袋薯干。教授这人很有意思,每次给他看电脑后,总要塞一包好香烟,声明也是别人送给他的。然后特意登门,带一包薯干逗一逗大兵,知道这小家伙最喜欢吃这玩艺儿。教授走后,敲敲大兵的小脑袋,调侃:我出力,你受益。小家伙瞪着大眼睛,旋即,似乎明白了讲的是什么,抬起前爪,站在放着薯干筒的地柜前,扭头巴望,乞求再一次受益。

  母亲没有乡下亲戚,父亲健在时,老家的表兄堂弟来看舅舅伯父,也喜欢带一点土特产。二十多年前,老家生活艰苦,叔父早逝,老父亲自己节衣省食,总还要给老家的婶婶一点微薄的资助。十多年前老父辞世,表兄堂弟前来送行,临行时我向他们表示感谢,给两位堂弟打个红包,堂弟们说什么也不接受。堂弟说,现在他们的日子都过得去,子女在外打工挣钱,家里都盖了新房。表兄在一旁也说,现在乡下的日子比以前好多了,听到这些,甚感欣慰。

  两个堂弟虽然读书不多,人都还灵泛,大堂弟早年找我要过农村电工书籍,随后自己操出了电器安装手艺。看来,我家这门文家子弟,多少与电还有点儿缘分。准许农村民工进城务工后,大堂弟也随建筑班子在外地打工多年,直到儿女长大成人后才回家歇息。小堂弟则不同,不安于扎扎实实做手艺,老是想着做笔生意发点小财,也许这做生意在省城安家的伯父对他有点影响。记得那年,他邀集几个同伴,凑资购进一批黄花菜,长途贩运北方某地。路过长沙来看伯父,神秘兮兮告诉我,听说去北方能赚不少。但是,我问他是否有确切的消息来源,堂弟答不出所以然,心里产生一个预感,这事有点玄。果不其然,堂弟返回时显得有点沮丧,白跑一趟,黄花菜生意没赚到钱。几人一合计,不甘心白跑,又从当地贩来一批牛皮,这事的结局没再听他说,是否赚钱不得而知。

  表兄很小就成了孤儿,小时候在我家与我大姐老兄一起长大,对舅舅、舅妈感情深厚,逢年过节都要来信来电致贺。表兄年轻时考上武汉华师大,57年当了右派学生,惩罚分配到湖北一个县城教书,孤身一人过了二十多年。直到落实政策平反,要求调回老家以后才成了个家,此时表兄已是人过中年。表兄的晚年还算安逸,调回老家后在重点中学教外语,他的学历在县城已是凤毛麟角,再加上后来这些年对外语的重视,很快评上了高级职称,在县城应该是属于日子过得宽裕的家庭。现在,表兄已是年过七旬,退休在家安享晚年,膝下两个女儿,一个接下父亲的衣钵也当了教师。套用那句老话,表兄大概算得上四十年河西,三十年河东。不知河东河西是否有什么典故,随意颠倒一下,长沙人还是看得懂,至少目前大部分人还是愿意住在河东。

  上山采蕨,还是丫头懵懵懂懂年幼时,带她踏青玩耍,与马老师家乐子作伴,两个小丫头乐得欢呼雀跃,萌丫头更是玩得黑汗水流,浑身上下像个泥猴,多年没再想起还有这般雅兴。教授拿来的干蕨菜,做了一份蕨菜蒸肉,佐以蒜泥干椒,香醋料酒,掀开锅盖,久违的野菜清香,尚未入口已是满嘴生津。美味带来的诱惑,内人在学校鼓动同事们踏青采蕨挖笋,马上就得到响应。内人现在已退休,原来的课程没人接手,校方留任,周十的课程,上一天班休一天,其它闲杂事务一概不管,日子倒也过得悠悠哉。

  前几日,几位女士上山,天气闷热,还没找到蕨笋茂盛之地,其中一位就被湿地雾气薰得晕晕乎乎。几位赶紧下山,找了个农家乐休息用餐,下午闲坐聊天,玩一会儿港币麻将。待到已近黄昏,几人颇不甘心,再度上山,凑起来才采了一小把,让给了俺家这发起人。同学六十大寿,楚天回长沙喝酒,既然回家一趟,自然要多住几天。楚天打电话过来,邀我出门走走,正好在家无事,欣然应约。早些天,发现松桂园一家快餐店新开张,环境优雅,人客不多,还免费提供咖啡奶茶等饮料,两人在那儿会面。午餐后,去烈士公园走走,春日暖阳,晒得浑身冒汗,找了个阴凉地方坐下聊了几个小时。分手后回家,又是每日例行公事,傍晚,老婆进门,手上提着个瘪瘪的超市购物袋,听说这是共同拥有的采集成果,不禁发笑,真对不住这来回几十里的一路奔波。

  昨日内人在家,校医小李打来电话,邀请同去采蕨,自然是屁颠屁颠不亦乐乎。老婆去踏青,我也骑上单车出门,想起上周去母亲单位交水电费,临近下班才到财务室,出纳已经去银行交款,今天要赶早,免得又白跑一趟。交了几百大洋,就近又去家乐福超市看看,想起网上沸沸扬扬,看看有没有什么新动向。长沙这地方历来就是赶潮流,76年清明,89年64,都是街上人流如潮;大使馆事件,南海撞机,外资的店堂遭殃,平和堂的橱柜、肯特基的上校砸了个稀巴烂。到得家乐福门前,一切如常,没有任何异常迹象,看来年轻人也学会了理性对待突发事件,也许是有关部门采取了预防措施。进超市购物,平时熙熙攘攘的家乐福略显冷清,看来还是受到了一点抵制的影响,平时出门交款要排队,此时每个收款台都只有为数不多的几个人。

  回家,正在准备晚餐,老婆打来电话,嚷嚷已在返回的公交车上,大大咧咧交待,饿了,回家就要吃饭!听这口气就知道,大概今日小有收获。待到老婆回家,仍是提一个购物袋,不过这次显得鼓鼓囊囊,采到了一大包新鲜蕨菜。晚饭后,拖出现在难得用一次的大脚盆,泡上一大盆蕨菜,冲洗尘土,掐去蕨菜的那个小球头。从厨房的顶柜中找出一口大铝锅,这还是二姐下乡的纪念品,大概她是最后回城,临走时带回了这口知青点的饭锅。在我的印象中,这口巨大的饭锅带回来后,从来就没有在灶上用过,真的变成了一件知青文物,记载着当年这些城市青年下乡后的硕大肚量。烧一大壶开水,把择洗干净的蕨菜放入铝锅烫一烫,然后再捞出来晾干就做成了干蕨菜。这些程序,以前都是按照母亲的交待一步步完成,今年这才算是正式打了移交。

  两口子一边处理蕨菜一边聊天,老婆在诉说着李医生比自己能干。两人上山,开始是小李带路,老婆说,那就是鬼子扫荡,她走过后跟在后面再也看不到蕨菜。到了茂盛之地,小李要老婆走前,她来打扫战场,就这样她的战果还是我家这位的两倍,采集了两大购物袋。小李是从农村考上的大学,医学院毕业后留在了长沙工作,在农村度过了青少年时代,做这些采集野菜的活儿自然是轻车熟路,在城市长大的内人与她没得比。幸亏这一两年常去登山,内人的腿脚功夫还是大有长进,频繁登山,回家也没诉说腰酸腿痛。通过她们踏青聊天,老婆告诉我还有个新发现:你知道吗?李医生是你的正宗同乡,她先生还是你们文家冲的,不姓文,是文家冲的另一大姓。到底是少小离家,同事十多年,虽然听出她的长沙话口音不平,但竟然没听出半点乡音。我就更不用说了,五十多年没回过老家,虽然听惯了老爸的口音能听懂家乡话,要我开口一句也学不像,因老爸也尽量模仿长沙口音,但始终都没学会讲长沙话。

  采了一袋蕨菜,翻箱倒柜找出母亲以前用的“专用设备”,昨天动用了木脚盆铝饭锅,今天又翻出另一个古董——晾晒干菜的竹簸箕。这个簸箕可有些年头了,几十年来,不知吃过多少由它加工出来的干菜,看似其貌不扬,可也是久经沧桑。天气不错,昨天还担心下雨,天气预报晴转小雨,真是报不报由它,信不信还在乎老天是否显灵,到了中午煦阳高照,全然没有下雨的迹象。

  带上装着捞出晾干蕨菜的簸箕,登上楼顶曝晒催干。大兵这个时候最开心,欢快地跑在前面开路,想着可以写篇随感,带上相机拍几张插图。先看看大兵,这小家伙当不了明星,不会摆POSE,一付虎视眈眈的架势。

再看看老婆的战果,鲜嫩的蕨菜有一簸箕,不过,晒出来做成干菜不知还有多少。

  老妈留下的古董,现在的家庭,如果不是老人健在,大概已很难见到这种历经沧桑的簸箕。

  拉近远处湘雅新盖的综合大楼,看来已近竣工,不久,来自各地问诊求医的病人就将在这儿看病。蓝色的高层是卫生厅的办公楼,北门这边的开发速度不快,近景这些凌乱的房屋,在高楼林立的今天,看起来有点像棚户区。

  评论这张
 
阅读(94)|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