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呆在人间

人间有真情,人间有陷阱……

 
 
 

日志

 
 
关于我

独守陋园,不加好友。

网易考拉推荐

收脚迹与印足迹  

2009-12-21 00:52:3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湖知网看到一篇帖子,标题大意是XX、XX收脚迹,内容是两位江永老知青返乡,回长沙先后辞世。标题用了个长沙俗语,内容很有悲剧色彩,作者大概是怕同行者忌讳,过后又加上一个解释。

  长沙俗语“收脚迹”,指的是老人自知不久于人世,舍弃不下曾经留下眷念的故土,不辞劳顿也要去再看上最后一眼。心想自己早就讲过这话,待到身心有闲之日,要去年轻时生活过的地方走走,收脚迹。我不是一个唯心的人,从来就不相信自己的口无遮挡会落下不吉利,自信收完了脚迹,日子依旧会过得舒坦。

  计划中的收脚迹,第一步理当是离别近六十年的故乡。

  年轻的时候,和老妈说起过经常梦到的梦境。一个陌生的地方,从马路旁边的十来级台阶下来,一栋老房子的大门,高高的门槛,昏暗的堂屋。老妈说,你梦中的这地方是祁阳啊!在那里你摔了一跤,磕断了一颗门牙,幸亏后来换牙没留下痕迹。梦境真奇妙!难道两岁之前的记忆还能留下这么深刻的印象?听老妈说,那地方叫东正街,在县城里边,想来那老房子已经是渺无踪迹。浯溪河畔的祁阳,那儿留下的是蹒跚学步的幼年足迹。

  其实,真正的老家还在乡下,我曾经说过的那个“开口朝南的小撮箕”。人至花甲,竟然会对老家毫无印象,而且,还是一位在人们心目中喜欢屁颠屁颠出外闲荡的人。原来院子里的邻居程教授,倒是文革中搞外调到过我的老家,几次聊天时跟我说,你家有一栋很气派的祖屋。和老妈讲起这段话,老妈说,什么气派,一栋老房子。你老爸来省城时,声明不用再分什么家,全部留给了陪伴着祖父母的叔叔。乡下的堂弟们开放以后全都出来打工,想来也赚了几个辛苦钱,那栋老房子大概早就翻修过了,估计是再也领略不到当年的气派。

  来长沙以后,居住过的地方不下十处,包括婚后藩后街那处蜗居与借住铁子家的石子冲老屋。待到这次拆迁的房子拆除后,所有住过的房屋竟然会片瓦无存,长沙市没有任何地方可以立上一块“老呆生活过的地方”的招牌。确切的说暂时还有一处,河西那套有产权的宿舍,但那套房子从来就没真正在那儿过日子,仅仅有一张借来的学生用的双层床,就像旅店招待所,偶尔留宿的日子,加起来不过是十来天。长沙留下的足迹,大部分都在自己的脑海中,原地已是面目全非。经武路的童年清水塘的青少年链接23),如今已是满面沧桑,花甲老头一个。

  童年的足迹,基本上就在经武路一带,经武路南起小吴门,北至经武门,全长大约也就是一公里左右。读小学时,学校在松桂园,正在经武路中部,学生的家庭住址,绝大部分都在经武路的范围内,包括马路东西两边的小巷。我家住在荷花池附近,在松桂园的北边。

  读中学时住在清水塘,学校那时的校门开在西园北里,每天重复着一条路线步行。

  早上,从清水塘纪念馆旁边那条小巷出来,那时的纪念馆范围很小,就是现在馆内那栋旧居的一小块。当时的家与行走的那条小巷,都在现在的纪念馆内。出小巷就是清水塘路,往北经过一中到展览馆,那条路就叫展览馆路。往西过铁路道口后是一个降低坡度的三岔口,南北两端都通往经武路,中间形成一块三角形带坡度的绿地,那范围就叫松桂园。长沙的老地名,有一部分没有街巷,仅表示一个范围,如水风井、先锋厅、八角亭、南门口等等,皆是如此。从松桂园那儿往北大约百十来米,就到了荷花池旁边母亲的单位,到食堂去买几个馒头。

  从食堂出来,捧着馒头边吃边走,上学的孩子大都这样节省时间。从家里到食堂,大约是上学途中的一半,食堂出来一路往西。经过荷花池、稻谷仓,穿过蔡锷路,进入学宫街。约一公里长的一条小路,过头卡子却又改名通泰街。头卡子,也和前面讲的一样,是北正街与学宫街通泰街交叉那一带的地名,是个摊贩集中的地点,早上那地方很热闹。通泰街,从北正街至沿江大道,中部往北的一条小巷进入,就到了母校三中的校门。有时,有意留下一个馒头,到教室后给寄宿的同学们。看着他们分食,一人一块吃得津津有味。

  童年少年,我的食欲都不怎么好,甚至在缺吃的困难时期都不爱吃肉。个子长不高,可能与这有点关系。青少年时期,体质不怎么好,倒是老了还越来越健旺,极少光顾医院吃药打针。也许是坏事变好事,体质弱产生抗体。老弟从小就胃口好,一块吃过食堂的,几十年后还记得,笑话他小时候没有荤菜就罢食。老弟的个子大概比我高七八厘米,体格也健壮,应证了那句老话:人是铁饭是钢。

  零零散散的足迹,大概就洒遍了东西南北的老四区。

  读书之前,家里在租住的民房里过了几年。邻居的孩子们,那时家里都不怎么管,父母们大概都是自顾不暇。小小年纪做了件胆大包天的事,已经记不清是在哪一年。在小伙伴们的怂恿下,拿了平日积攒下来的,父母给的零散新钞票逛了一回街。那钞票自己只有一半所有权,侵犯了大两岁的姐姐的权益。在此之前没用过钱,小屁孩居然无师自通,一路买零食填嘴。最终走到黄兴路的儿童商店,买了一把带红色剑鞘的玩具宝剑。大概消费了一两块钱,在那个年代那个年纪,算得上是天文数字了。

  ……

  文革之前,出远门对于平民百姓来说是件稀罕事,我最长的旅途,还是两岁从老家来到长沙。除此之外,只去过株洲的二舅家,也算是坐过火车有过见识的了,可能同龄人有很多在那之前没出过门。

  66年的大串联,让一大帮毛孩子有了炫耀的资本,比他们的老父母还牛,走南闯北转了一大圈。我也揣着十来块钱出门,在外晃荡了一个多月,其实也就是在上海北京住了一段时间,其他地方只是路过。这两处的脚迹早就收过,八十年代经常出差。到上海,特意去静安寺一带转悠,愣是没找到当年住过的那栋居民楼,南京路,外滩一带,那时倒还是依然如故;到了北京,寻着了东四十条,也没找到那间打地铺睡了百十号人的礼堂还是饭厅,悻悻然,凭印象沿着可能是当年去参加接见的路线,自顾自走了一遭。

  

(慢慢写,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249)|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