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呆在人间

人间有真情,人间有陷阱……

 
 
 

日志

 
 
关于我

独守陋园,不加好友。

网易考拉推荐

与大明君闲聊有感  

2009-12-09 23:56:5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日晚餐时间比较正常,饭后,看看时间尚早,打个电话给大明,去他家看看电脑。

  电脑只是些小问题,稍加摆弄基本解决,余后,海阔天空扯闲谈。大明谈及关汉卿、元曲,老实坦白,脑子里就知道唐诗宋词元曲,具体元曲有些什么特点,不甚了了。听我一说,大明君提议,先搜一首关汉卿的铜豌豆,看过之后,感觉这种体裁还是有点印象,相对于唐诗宋词,不那么拘泥于格律音韵。再搜双飞蝶,以为是关汉卿作品,大明解释,是田汉写的剧本关汉卿里面的内容,据说不少文学爱好者能背出来。看来,虽是今人所作仿元曲,既然有文人追捧,想必是脍炙人口。

  看过双飞蝶,感觉确是朗朗上口,尤其是后面那一段。正想着文人惦记也许是那些情感描写,大明有说道,田汉本是风流才子,他能写出这些,确有天分,也包括他的《义勇军进行曲》,一个人的作品能作为国歌,可见功夫了得。又说,他搜索“生不同床死同穴”,看到一段新闻,某年轻粤剧旦角为花甲师傅殉情。搜索果然找到,师徒相差39岁,师傅走后两天,女弟子最后献艺,唱的是一段难舍相随之词,随后在师傅家里悬梁自尽,遗言引用“生不同床死同穴”。观后感,似乎不关是男女之情,大概也参杂有师徒事业等因素,从另一方面看,大概也映证了田汉的那一段情感描写的确出色。

  回家途中,想着元曲韵味,脑子里却回想起年轻时胡乱凑趣,搞出来一些四六句子。这么多年了,一些冒得书对的字句,竟然印象还很清晰!真是有关年老的特征,几十年前的东西记得,近几天的想记住的却稀里糊涂想不起来。把想起来的打油诗录下,逗过客们一笑:

行至脐窝痒

路边人笑仰

赌博有学堂

学得一地汤

  什么乌七八糟?一般人大概都会这么评价,只有当时在场的几个人才能会心一笑。

  几十年前无所事事的时候,常在大街小巷漫无目的游荡。一日,呼朋唤友,出门往南,经过东站路,拐入东庆街,行至浏正街附近,看到一个巷牌“菜根香”。正说着这巷名不错,沾点书卷味(大概是正看过《菜根谭》,其实菜根香一点也不书卷),同行的王君不凑趣,伸手衣衫内挠挠,曰:肚脐眼痒。在这之前,过东站路,想起老妈讲过,民国时期民谣:东长路改伯陵路,害得百姓吃蚕豆。典故是薛岳(薛伯陵)主政湖南时改路名,未加考证,不知东长路是否就是东站路。一番联想,脱口而出:若是妹记(王君乳名)以后当了角色,菜根香就要改名脐窝痒。

  走街串巷扯闲谈,妹记又说到,他老妈劝他不要打牌,说是好人不玩赌博。还说:你玩不赢那些人的,那些人都是学过的;妹记回嘴:学过吧,还有赌博学校吧?哈哈一笑,又想起妹记老妈还有一句名言:一地汤,胡乱凑出四句歪诗,赠妹记君雅正。一地汤,方君常在妹记家玩,听来常作调侃。妹记独子,家里看得金贵,老妈念叨:不能喝自来水,河里头大粪都有,喝了得病;妹记自忖有文化,不服,又回嘴:自来水消哒毒咧,过哒滤咧!老妈显示见多识广,教训儿子:还过滤吧?大粪过滤哒,一地汤呢?(妹记老妈湘乡人,一地汤,谐音,湘乡话精华,放在这儿意思就是:大粪的那点汤呢?)

  凑出这四六句子,众人一顿哄笑,也算是那时精神空虚的一个写照。

  没想到若干年后改革开放,境外的东东传了进来,方知妹记老妈真是见多识广,澳大利亚还真有个赌博学校。

  胡乱凑出的打油诗,想想还是有地方特色。对照那首长沙快板《南门口》:前头汽车压死哒狗,后背直喊抓扒手;二十几岁皮打折,如今又返桃红色……好像都是两句一对的押韵。

  信马由缰,胡思乱想。

  附记:

  网上搜来一点东东,学一点元曲韵味。

  关汉卿的《铜豌豆》:

  我是个蒸不烂煮不熟捶不扁炒不爆响珰珰一粒铜豌豆,恁子弟每谁教你钻入他锄不断斫不下解不开顿不脱慢腾腾千层锦套头。我玩的是梁园月,饮的是东京酒,赏的是洛阳花,攀的是章台柳。我也会围棋,会蹴踘,会打围,会插科,会歌舞,会吹弹,会咽作,会吟诗,会双陆。你便是落了我牙,歪了我口,瘸了我腿,折了我手,天赐与我这几般儿歹症候,尚兀自不肯休。则除是阎王亲自唤,神鬼自来勾,三魂归地府,七魄丧冥幽。天那,那其间才不向烟花路儿上走。

  (长沙老话有句:炆不烂煮不熟,也许出处在此。)

  田汉的《蝶双飞》:

  将碧血,写忠烈,作厉鬼,除逆贼。这血儿啊,化做黄河扬子浪千叠,长与英雄共魂魄!强似写佳人绣户描花叶;学士锦袍趋殿阙;浪子朱窗弄风月;虽留得绮词丽语满江湖,怎及得傲干奇枝斗霜雪?念我汉卿啊,读诗书,破万册,写杂剧,过半百,这些年风云改变山河色,珠帘卷处人愁绝,都只为一曲《窦娥冤》,俺与她双沥长弘血;差胜那孤月自圆缺,孤灯自明灭;坐时节共对半窗云,行时节相应一身铁;各有这气比长虹壮,哪有那泪似寒波咽!提什么黄泉无店宿忠魂,争说道青山有幸埋芳洁。俺与你发不同青心同热;生不同床死同穴;待来年遍地杜鹃开,看风前汉卿四姐双飞蝶。相永好,不言别!

  评论这张
 
阅读(82)|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