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呆在人间

人间有真情,人间有陷阱……

 
 
 

日志

 
 
关于我

独守陋园,不加好友。

网易考拉推荐

仍是转帖:好狗黑子历险记  

2009-05-06 01:55:0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自己也敲两句话。人们常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其实人的性格还是有可能改变,这么说是有现身说法的依据的。虽然小时候喜欢到动物室观察那些小动物,虽然也短期喂养过泥鳅金鱼,甚至还收养过一只迷途的信鸽,但是,在九年前把小狗大兵兜回家里之前,我并没有精心饲养小动物的耐心。自从养了条小狗,看着它长大,虽然只是条什么也不知道做的傻狗,却也渐渐习惯了它在身边的厮磨。这些年来,每当在路上看到那些脏兮兮的流浪狗,多看它两眼,你就会发现它那期盼的眼神,不由得也产生一丝怜悯的心情。只是由于家里已经有了一条,每天的喂养已经是件麻烦事,不可能再把它们带回家,只能看着它们可怜兮兮的游荡离去。

  网上看到这篇描写小狗的文章,比较欣赏,没养过狗的人写不出这般细腻的文字。搬回来,也许哪天有闲心,也来写一写我家的傻狗大兵。

好狗黑子历险记

一、它曾是一只流浪狗

  黑子本来是一只被人遗弃的狗。从捡回家至今,已跟我十多年了。在这漫长的十多个春秋中,它经历了几次大的遭遇,三次死里逃生而又奇迹般地生存下来,这是我始料不及的。

  第一次见到黑子,是在一个冬天的深夜。我在一个文友家里聊天出来,经过夜市,忽感肚里在闹“空城计”,就买了新疆人在这个南方小县城烧烤的羊肉串,边走边吃。

  深夜的街上很空旷,离夜市渐行渐远,已经看不到一个人影。忽然,我听见身后的水泥街面上有很具节奏感的“嚓嚓”声。我回身环视,没有人。我停下脚步,憋住呼吸静听,那嚓嚓的声音也忽然消失。我正疑惑,一对绿眼在行道树下的阴影里闪动着。我并不怕,因为我知道那是一条狗,我历来就喜欢狗。

  我开始迈步前行。那只狗也跟着我前进。我从它视线的角度判断:它是在盯我手里的羊肉串。狗是非常聪明的,一般来讲它们不会这样毫无把握地向陌生人“跟踪”食物,甚至有的狗根本不吃陌生人给它的食物呢!我断定,这只狗没有家,或者是饿疯了。

  我给了它一串烤羊肉,它饿虎扑食地口、爪并用,几口就吃了。这时,我才在路灯下看清,这是一只黑狗,大头、宽胸、细腰,虽非常瘦削,肚子瘦得贴在肋骨上,但那双眼睛很有神采;它看人时喜欢偏着头,好象在分析对方的意图;它站立的姿势与众不同,前脚向前斜出,后腿也向后斜伸出去,这样给人的印象比它的实际身长长了一些,尤其给人以雄伟的姿态。我看出这是一只有潜质的好狗,立即喜欢上了它。我把剩下的两串烤羊肉全扔给了它。

  狗子吃食时是喜欢“护食”的,一般陌生人不能靠近。我好奇地往回走了几步,靠近它,它竟然一点也不设防,眼睛的余光里充满温和、信赖,尾巴轻摇了几下表达着它的感激和接受。

  它吃完羊肉串,又用温和、信赖的目光看着我,没有离开的意思。我听养狗专家说:狗通人性,且懂人话。于是,我叫着心里给它取的名字说:“黑子,有家的话就回去吧。”谁知黑子用委屈的哭腔“汪汪”地吠了两声。难道它听懂了我的话?难道它真的没有家?我又说:“黑子,你如果没有家,就跟我走。”黑子竟像我喂了多年的狗一样,欢快地耸着耳朵,几步蹦到我跟前,喉咙里“丝丝”地想倾诉什么,又湿又冰的鼻子亲热地嗅着我的手指。我心里一热,心想:这只流浪狗,原来和我有缘分啊!从此,黑子成了我家的一员。

二、生与死的教训

  黑子到了我家,十分乖巧,逗人喜爱。我打开大门,它进去兴奋地到处嗅了一圈(可能是想熟悉环境),然后出来,规规矩矩地睡在大门的一角。我在客厅看电视,怎么唤它它也不进去,我不明白为什么。睡觉前,我要关大门,叫它进来,它似乎勉为其难地进来了一下,但马上瞅准空挡站了出去,那动作相当敏捷,可以感到它“身手不凡”。我想:要是它有家,在门外回去也方便,随它吧。第二天早上,我特地起了个大早看它,它还是那么一个圆圈地睡在门外;看到我,它连忙伸懒腰,向我作辑呢!

  我问同样喜欢养狗的父亲,它不进大门是怎么回事了?父亲肯定地说:“它是向你感恩表功呢!它的意思是:我不想贪图享受,我是有用的,我可以给你守房子。”

  “真的吗?”我不敢相信。

  “是真的。”父亲说,“过几天,它觉得欠你的少一些了,就会进屋的。”第二天晚上,它还是不进屋,仍然睡在门外一角。

  第三天,我家的猫跑了。经常在三楼顶上活动的老鼠“转战一楼”。我看到一只老鼠从灶上跳下来,慌忙唤了几声黑子,以很迫切、紧张的口气对它说:“老鼠!黑子,快捉老鼠!”黑子在灶下那些盒、罐间焦急地嗅着,不断地呼着响鼻,激动地摇着尾巴。一会儿,听见老鼠“叽叽”的叫声,黑子真的上演了一场“狗拿耗子”的好戏。

  这一天,我不断表扬它,抚摸它,还给它割了一刀瘦肉吃了。它特别高兴,也比前两天自信得多,那样子比以前更“雄伟”了。晚上,睡觉前,我再叫它进屋,它真的如父亲说的那样进来了。不过,它还是睡在门边,耳朵对着门外。我感到它是被人遗弃过,现在分外讨好和珍惜它的主人和家。

  一个偶然的事件,真的差点使它离开这个家。那是它来我家三个月后的春天。我所居住的城郊进入农忙季节。家附近的一个老农,为防鸟类叼走他家埋在地里的玉米种,用猪肉醮了农药埋在种子表层。黑子有一天跑到田里玩,捡了几片有毒的肉吃了,回到家就翻江倒海地吐,还口吐白沫,痛苦地在地上乱窜。我们按书上说的方法给它解毒,先给它灌肥皂水,然后把它送到兽医中心打针。回来后,仍不见有明显好转。到了第二天,它倒在地上还是起来不了,只用那双布满血丝的眼睛无助而又留恋地盯着我。就是它这个眼神,我下决心再带它去打了一针。尽管对待它我已经尽心了。正是这第二针救了它的命。几天后,它就爬起来开始进食了。

  不久,我又养了一只狗,它的名字叫胖胖(因为又小又胖而得名)。第三年春上,黑子和胖胖到田里去玩。回来后,胖胖跟去年的黑子一样中毒了。还没等到把胖胖送到兽医中心,它就暴毒而亡。父亲抱怨我不该过于溺爱狗子,老是不忍心用绳子栓他们。我不在意父亲的抱怨,倒是十分诧异惊叹:黑子竟然没有吃那有毒的肉!难道它记得去年那生与死的往事、明白其中的厉害关系?嗬,黑子,是多么聪明的一只好狗!

  后来,我家来了客人,给它好吃的东西,它一律不吃,而且连看不都不看一眼,就像在对给它好吃东西的人说:“你以为我会上当吗?你太小瞧我了!”我在旁边看着他那老练的眼神,有时很是好笑。 

三、失踪三个月

  三年前,黑子忽然失踪了。我们全家恍然若失,到处打听它的下落。

  不管上班还是在家,我经常幻觉黑子突然出现在我面前:它在向我拼命地奔跑;它在用湿漉漉的舌苔舔我的脚和手;它歪着头看我,想读我的表情……有几次做梦,它回来了,是我第一次在深夜的街上看到它时那个样子。醒来连忙开门看,没有!

  到了第二个月,我们无奈地猜想:黑子要么被人栓养了,要么被人杀了肉吃,是不会回来了。我真的没想到它会在三个月后回来。

  “黑子回来了!”我开门看到它时一声惊呼,把全家人吵醒了。

   它回来时那样子真的像我第一次在街上看到它那样,所不同的是它比那时更瘦,比那时苍老了不少。它第一眼看到我时,那眼神充满怯懦和愁苦。它尾巴摇了一下,低着头靠近我,像一个犯了错误又思念亲娘的小孩。我们七手八脚给它弄吃的。我看到它吃食时眼睛有些潮湿,吞咽得很慢很慢。哦,黑子,离开我们的这三个月中不知你经历了怎样的苦难,可惜你无法向我倾诉,让我分担你的痛苦和忧伤……

  父亲说:“它肯定是不愿吃陌生人的饭,忠心想回到我们身边,才饿成这样的。别人没有杀它,说明是想养它的,一看就知道是它自己不肯吃饭才饿成这个样子呀。”

  这一次,我相信父亲的说法。

  自那以后,黑子在家更规矩,除了认真守门外,经常捉老鼠,它再也不往外跑了(有时我们想带它出去都办不到)。后来,我养了一只叫蹦蹦的小狗,它还承担起保护它的义务,总是等待蹦蹦吃饱过后,它才去进食。

  经历了这么多事,我更加喜欢黑子,对它的待遇也提高了。冬天我给他做了棉被窝,夏天经常给它洗澡;常年给它做它喜欢吃的鱼炒饭;我到了远方,特别吩咐亲人切不可怠慢于它,并且经常电话问询……自此,黑子过上了平静、舒心的生活。它之所以有今天的美好生活,完全是因为它能够吸取教训、抗拒诱惑以及对主人的无限忠诚换来的。

  熟悉我的朋友都说:黑子是一只好狗。

2007、8、30 写于佛山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b306e420100b973.html

  评论这张
 
阅读(5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