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呆在人间

人间有真情,人间有陷阱……

 
 
 

日志

 
 
关于我

独守陋园,不加好友。

网易考拉推荐

完事了,维权失败发发牢骚。  

2009-08-10 22:48: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历时近半年,终究还是主人斗不过公仆,签约了,绷紧的弦断了。也好,不必每天听那些不速之客敲门,不必再思考如何回报政府的恩惠。

这个夏天温情脉脉 

夜幕降临,人们走出家门凑到一起,或窃窃私语,或高谈阔论。好久没见过这般场景,让人回想起很久以前的夏天,那个两层筒子楼宿舍绿树成荫的小院。

三月份开始的拆迁攻坚战,进攻的一方,攻心屡不奏效,精神变物质,咱们的院子被围上了一道钢板围挡。院门外有一小块空坪,原来是一家小公司的停车位,进入了包围圈,大车小车都进不来。

物尽其用,入夏以来,晚饭后,住户们纷纷走出家门,搬一张小凳坐到这停车位聊天。围挡非常的人性化,正好挡住了夕阳西晒,夜幕降临,这地方还比较凉爽。政府的亮化工程颇有起色,临街的路灯射过来,这地方不是阴暗角落。

退休的程教授最高兴。老程是那种遇上石头都能说半天话的人,走在路上碰上熟人,管你爱听不听,强行嘘寒问暖拉上你当听众。老程又恢复了工作着的青春,每天按时上晚班,遇到我就要动员陪他一块去上班。老程感慨,真好!以前见面就吹胡子瞪眼睛的,现在也坐到了一起,聊得好起劲。

聊天的话题则比较单一,围绕一个主题,市政府的壮举——全城大拆迁。棚户改造是个好事,改善市民居住条件谁不赞成,附带还有个副产品,激发了拆迁户们学习国家法规的热情。学习认真的,逐条逐句宣讲解释,对照中央地方,听众全是帮高龄学生,要当好这个讲师还要有点耐心。发懒筋的则懒得去研究那些条文,把这儿当成新闻发布会,把那些与拆迁办的拉锯战作为趣闻每日一报。

咱们这院子,住户们离退休的与在职的大约各占一半。最初的回合,在职职工刺探了单位领导的态度,领导表示,房产已属于个人,自己作主,单位不介入。有了这句话,业主们底气足了,自发成立了洽谈小组,推举离休的厅级老革命牵头。老头儿虽然多年不当领导,气魄不减当年,思维还很清醒,召集全体业主开会。会上,组长上任,发言的中心思想是以国家的法规为准绳,争取业主们的合法权益。附带还不忘了加一句,现任领导说了,自己的物业自己作主,不动员参加,信任洽谈小组的自愿委托。

拆迁范围内,市级单位宿舍基本都被拆迁办轻易拿下,听说领导不干涉,在职的业主们放下了心。心想,幸亏呆在了省级单位,领导的乌纱没被市政府捏着,姿态到底还是不同,绝大部分业主都签订了信任洽谈小组的委托书。

拆迁动员的文字早就铺天盖地,此次统一货币补偿,政府制定补偿标准。粗略计算,加上各种补偿与奖励,表面看来,补偿单价还与新房单价差不多。细想则发现了问题,新房的分摊面积比老房增大很多,况且,现在交付的都是毛坯房。如果换购一套原地域原实用面积的新房,即使是简易装修,业主们至少还得掏腰包自付十来万。于是,洽谈小组依据法规,列举单位工作性质,要求采用同等地域整体安置形式。

这要求是经过了深思熟虑的,拆迁动员的公文中早就冠冕堂皇的打上了支持政府的旗号,宣称不得漫天要价。如果我们提出补偿标准太低,他们的公文中列举了多家评估公司,难道你们这些业余的水平还超过了专业公司?为了避免被扣上想从政府拆迁中个人发财的帽子,我们依据法规指出,历来拆迁就有两种方式,货币补偿与产权调换,我们要求采用产权调换。

业主们在房门上贴上告示:拆迁事宜已委托洽谈小组,请勿打扰。洽谈小组的几位老头老太,每天在老干活动室恭候拆迁办前来洽谈,也和老程一样,似乎恢复了青春,似乎比当年上班还更有热情。由于学习认真,掌握法规有度,几个回合下来,拆迁办还辩不赢几位老革命。

乘凉聊天增加了不少笑料,拆迁办的XX说:你们不要老是讲什么法;拆迁办的XX恼羞成怒,威胁:政府要做的事,冒得什么搞不成器的!(没有什么做不成的)业主们聊起这些,嗤之以鼻,哪来这么一帮法盲,简直是给政府形象抹黑。

现任领导找过洽谈小组,要求在职的不要出面,说他们也为难,离退休的还可以不管。副市长找到省厅,要求支持工作,管一管下属单位的无法无天,厅里也把洽谈小组叫去说了些场面上的话。回来后,老头老太们说,会谈还很和谐,没问题,没有施加压力,他们也是不得已,要做点工作给市里面看。从最初的忐忑不安,业主们的聊天越来越轻松,依法争取合法权益,咱们胜利在望。

在拆迁办的眼中,咱们这个院子变成了眼中钉,一百多户业主,当上了堡垒钉子户。附近的拆迁户们,晚上隔三岔五也来旁听聊天,把这儿当成了风向标。

上周,风云突变,单位作古正经下达一份红头文件,单位成立一把手牵头的拆迁工作协调小组。文件中,要求业主们支持政府工作,并明确指出,在职的中层干部要带头签约,任何人不得串联阻扰拆迁。

老革命们还是很讲组织原则的,接着就召开最后一次业主大会。宣布,现在单位已经成立了协调小组,自发的洽谈小组到此结束使命。最后的发言,既然单位接管了,有问题只能找他们协调,重申最初的观点,房子是大家私人的,主意自己拿。

接下来的动态,中层果然服从组织,带头签约,在职的也在两三天内基本搞定。隔壁已经攻下的院子有榜样,交一户鈅匙敲一户门窗,拆迁办的策略就是不签也让你住不安身。老头老太们蔫了,洽谈小组散了,协调小组根本不露面,半数人也就无可奈何跟着签了约。

产权交出去了,搬迁的期限还能缓几个月,晚上的聊天还在继续。气氛则是掉了个头,一片嬉笑怒骂,老革命们提起市府官员,忍不住也操着浓厚的北方口音问候人家母亲。

坚持了几个月,拆迁办的工作人员混了个面熟,私下也说,你们这院子绑得真紧。但最后还是胳膊拧不过大腿,拆迁办又一次赢得攻坚战的胜利,咱们这些妄想挑战政府的刁民,只留下一段集体维权的失败记录。

此情此景,联想起老战友回想战争年代,联想起老知青回想青春岁月,是共同的处境与共同的话题,把一帮本来各不相干的人捆绑到了一起。

后记:

据说,拆迁办最后一招,是叫上了检察机关的人员一起,要求单位配合拆迁。这一招够狠,不用明说,再不配合就来重拳出击,没捏着你的乌纱帽,能捏着你的软肋。

(补充一句,本文部分虚构,如有雷同,请勿对号入座。)

 

  评论这张
 
阅读(71)|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