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呆在人间

人间有真情,人间有陷阱……

 
 
 

日志

 
 
关于我

独守陋园,不加好友。

网易考拉推荐

搬回来,《玩方言》  

2010-08-16 00:53:5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与老同学凑趣的长篇跟帖,纯属扯谈,既然敲出来千儿八百文字,也给它来个标题。教授最看不上眼的就是滥用方言,老呆还只是玩一哈,看看,人家还有潜心钻研的呢!且不管他是不是钻得有点霸蛮。

玩方言

  看来老钱对老长沙话还蛮有兴趣,写出来都有学究味。有研究方言的,那是一门学问,有玩方言的,那是呷饱哒找咋路经搞,消食,老9的搞法就是消食,扯乱谈。
  研究方言,随么子都要引经据典,累(nia)人,还冒得那哈闲(han)心做学问。长沙土话,好多都找不出普通话的同音字,有的甚至都冒得那哈发音,连拼音字母都搞不出来。最典型的一个就是“我”,长沙话的“我”和陕西话的“我”,辅音相同,元音分别为“O”与“E”,但这个辅音在拼音字母中就找不出来。老钱讲的那个“颜”,还有“岸”、“昂”,长沙话的发音,都是这个找不到的辅音。
  玩方言则不同,尽量用大嘎一看就晓得念的字代用,可以找到字义相同或相似的最合适。搞多哒生字僻字,别个要猜半天才看懂各句话,那又变哒玩起来累(nia)人。再有就是不霸蛮,硬是找不到合适的字,那就还是用普通话的字算哒,搞一大堆字义完全不同的字来拼凑一句方言,看起来有点打屁不黏裤。
  要讲典故,老钱用的那个“狯策”倒是有典故,请见下文:
  “齐人蒯彻,极有机变。在韩信帐下逆料汉高疑忌太甚,必不能保全功臣,劝信叛汉,韩信不从,蒯彻遂佯狂于市。及九里山一战,楚灭而天下一统,韩信即降封为淮阴侯,又被吕后诱斩之,夷其三族。韩信临死有言,悔不用蒯彻之计,为貌女子所诈。帝即命陆贾取蒯彻前来问罪。陆贾奉命往齐,果见蒯彻或哭或歌,语言颠倒,乃智诱与语,始恢复其故态。遂送至洛阳见帝。帝欲烹之,置油鼎于殿上,蒯彻侃侃直陈,既不推诿,又不瑟缩;帝为之动容,因赦其罪。蒯彻乞韩信首级,葬于淮阴。予以官,不受;闲散以终其身。”
  看各哈人是不是蛮“蒯彻”啰,和长沙话讲“蒯彻”的意思完全吻合。故事是真的,不过,讲它是长沙话“蒯彻”的典故也是老9杜撰出来的,冒得书对。
  还有那咋“唅帢”,以前听到过老帮子讲“昂恰”,讲的人不多,属于老长沙话土得掉渣的范畴。这个先留着,过细想一哈再来探讨,先提个疑问,“唅”字在长沙话里头好像冒变音,讲它发音为“昂”有什么出处?

2009-05-28 17:06

  再来探讨一哈“唅帢”。   
  长沙话里头还有一个词,“昂实”,搞么子路,搞“昂实”点,和普通话的“严实”一个意思。因此,我认为,实际上“昂”的发音应该就是“严”字的变音,虽然长沙话“严”字常用的发音为“年”,既然“颜”字可以变音为“昂”,“严”字同样也有可能变音为“昂”。   
  由此,我们也可以联想,那个发音“昂恰”的词,也许应该是“严恰”的变音,似乎比用“唅帢”在词义上更贴切。“严”,紧密,冒得空隙;“恰”,正好,合适,如恰到好处、恰当,两个字合得一起,蛮符合长沙话“昂恰”的意义。“从南门口过身,昂恰碰哒土矮子。”时间上的巧合,早一点晚一点都碰不到;“一脚捅得迲,昂恰踩哒一堆牛屎。”方位上不偏不倚冒走子,正好踩在牛屎上。(“迲”,发音有ke音,字义不详,好像可以霸蛮代替长沙话的“去”。)   
  长沙话里头还有“昂好”、“昂合”的讲法,“昂好是数”,“昂合一斤半”,意思都和“昂恰”差不多。各里头的“昂”字换成“严”,词义好像都还勉勉强强讲得过迲,个人感觉比“唅”字更“严恰”。   
  所以我的看法是,要打长沙话,碰哒要用“昂恰”的时候,要莫就用“昂恰”,晓得各咋词的,一念就清白;要莫就用“严恰”,词义上看得懂,懂老长沙话的,看哒脑壳里再转咋弯,翻译成“昂恰”。   

  嘿嘿!扯乱谈的,一家之见,冒得书对,互相切磋共同提高。

2009-05-29 19:09

附老同学原文:

由“帢”字想开去

钱开

2009年5月

(留言探讨)

网易博友8415:5-16 23:46

司马大人咯晌开了雅阁四处跑,哪有闲心上网。

钱凯在评论帖中有“帢”字一说,我以为用错,不想今早在德园喫包子,他引经据典认定“帢”比“喫”合理。请老9指教

8409:5-17 00:03

帢 

qià 

古代士人戴的一种丝织的便帽:“裁缣帛以为帢。”

窃以为,只是同音代用,与平时常见“恰、洽”代替方言“吃”类似。另有用“呷”,发音不是“qia”而是“xia”,这个则是字义相同,发音接近。

8409:5-17 00:16

另,长沙官话“吃”字发音“qi”,大概又可以戏解为“吃啊”,念快一点就变成哒“qia”。随意发挥,冒得书对的。

class.8415:5-19 21:28

钱凱为何不作节声,老9己谈见解。吃、喫、帢到底都是用口将食物吞到胃里。

 

那还是上个世纪中页,大约是1966年10月间,我唅帢从长沙市第三中学六六届初中毕业,毕业以后既没有上高中,也没有机会参加工作,刚开始与小狗,素云,大斑毛,土矮子,在工人文化宫游泳池搞业余救护,天天在学校打打篮球。下午和晚上就泡在游泳池游泳,一直到深秋,有一年我们还坚持了冬泳,我母亲见我每天闲在家中无所事事,心里非常着急,就想让我跟我父亲学点技术,以后可以用来谋生,当时我父亲是湖南省公路运输公司的货车司机。

有一次运货去湘西,便带我一起跟车,一方面熟悉驾驶技术,另一方面也让我熟悉一下湖南各地的风土人情,增长一点社会知识。那一次我们从长沙出发,经湘谭,邵阳,过雪峰山天险,铁山天险,辰溪境内的一座斜拉铁索桥(民国时期修造,桥两头有解放军把守),过泸溪,之后到达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区首府吉首。最后来到了湘西边陲小镇凤凰,父亲告诉我,凤凰是湖南省邻近贵州,四川最边远的小镇。这里山清水秀,民族风情浓郁,远远望去,清澈的沱江上横跨一座风雨桥,沱江对面石阶梯上一些少数民族妇女拿着洗衣的棒锤捶衣服,民居建筑也独具民族风格,只可惜当时我不懂旅游,也没有去作深入细致的研究,但在凤凰卸货时,有一位壮实的中年老乡爬上汽车踏脚板,隔着车窗问我们装的什么货,当我用长沙话跟他讲汽车上装的什么货,请他帮忙找人卸货时,他对我说,哦,你讲的是官话,我来用土话帮你找人卸货,我父亲是江苏无锡人,当时他讲的话有些我还听不懂,而我讲的不过是长沙话,他居然说我讲的是官话,在学校时,我们只知道在现代中国,普通话才是官方语言,长沙方言怎么会是官话呢?当时我就心存疑问,称长沙话为官话,这个官话应该是那个朝代呢?

现在想来,唐,宋,元,明,清,包括民国,长沙话肯定与官话扯不上关系,再往上追我觉得只有汉代皇室与长沙有着不解之缘,公元前202年,刘邦称帝后封开国功臣吴芮为长沙王,历时五代,到长沙靖王吴著{产}无嗣,吴氏长沙国终。公元前158年,汉景帝封庶子刘发为长沙定王【复置刘氏长沙国】,至第八代长沙王刘舜【公元七年】被废,共传七代八王,历时164年,十八年后【公元25年】东汉光武帝刘秀封西汉末代长沙王刘舜之子刘兴为第九代长沙王,前后200多年,长沙与汉朝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长沙话也许就是汉朝的官话,著名的西汉古墓中的长沙国第一代丞相軚侯利仓及軚侯夫人幸追在长沙生活了那么多年,看来长沙与汉朝的联系不可谓不密切,汉代长沙人讲话中必定带有汉朝的官方语言,而汉朝长沙国与州,县交往甚密,称长沙话为官话也就不足为奇了。

各位一定会注意到本文的第一句话语中用了‘唅帢’一词也许会觉得奇怪,‘唅帢’是个什么词,怎么读,又是什么意思?帢(qia)古代汉语中帢是指帽子,便帽,现代人到商店买帽子,带好帽子后商家一般会问你:帽子合适吗,如果帽子合适,你一定会回答;合适正好合适。或者是刚好合适。而在古代商家会问:帢好否?答曰;帢好,合适。连起来就是帢好合适。帢,在长沙话中是用得最多的一个词,在生活中如果有一张椅子松动了,坐上去摇动活动的坐不稳,有人会告诉你在椅子的裂缝中唅帢(镶嵌)一块木头,把木头帢紧了,椅子自然就不会摇动活动了,坐上去也不会再摇晃而稳当舒适了。唅(han)同含,古汉语意为‘口里放着东西’。在长沙,大人给小孩吃糖果的时候,定会嘱咐小孩把糖粒子唅在口里,不要把糖粒子吞下去,吃药正好相反,要把药吞下去而不是唅在口里。用长沙话讲‘唅帢’有正好的意思,在这里有人把‘唅’读成‘颜’(要用长沙话来读,在主席的诗词中有一句;三军过后尽开颜的‘颜’字就是这个读音)如;‘刚才在南门口唅帢遇见了姨爷子,他到德茂隆买香干子去了’。早些年代,人们在开汽车时遇到有刺耳的摩擦声,知道这一定是什么地方的螺丝掉了或者是松了,修理师傅一定会告诉你在掉螺丝的地方唅帢(衔接)一颗螺丝,一旦把螺丝帢紧了,那个地方也就不响了。 俩师徒在修车,师傅问徒弟;那个螺丝唅帢好了吗?徒弟答曰;唅帢好了。不过现在一般不会这样说,一般要简单一些,那螺丝帢好冇?答曰;帢好了。由于‘唅’是把东西放在口里,于是‘帢’也就演变成‘吃’如午饭后同样是师傅问徒弟;帢好冇?答;帢好匒。这时师傅会说;帢好匒就做事客。‘客’读四声,古汉语有客岁一说,长沙话为客年子该个时侯。

 唅帢也有联系的意思,如领导要秘书把一个事情与另一个单位协商,说;你把这件事与他们唅帢一下,唅帢好了就告诉我一声。古汉语里面是没有吃这个字的,民以食为天,曹操与杨修的鸡肋,食之无味,弃之可惜,帽子演变成吃,(这也许是我个人的无稽之谈,但我还是有兴趣谈下去,请见谅。)帢慢慢的也就演变成问候语,午饭后两小孩一见面相互打听,你帢嘎饭冇?我帢嘎饭匒。帢嘎饭匒就客玩客。最可笑的是俩朋友,一个要上厕所,另一个刚从厕所出来,一见面就问;帢嘎冇?帢嘎匒。什么时候帢的,刚帢的。那好,等下我们打牌去。騃--痴愚,騃头騃脑,一个人騃宝一样,就是憨--痴愚,憨--慢,憨子,指一个人是慢性子。纡腰子,——翻斤头,冬天整个脸皴得屁眼一样,他倒是狯策,听到消息懰时跑过来匒,一看,你阆嘎嗫白扯慌,侅咳样子,,尖尖的奤颏,额颏也生得高高的,淰然像个人一样,站在那里一个马步踆,侅里冷凊(qing读四声)匒,冇得一个人。六月伏天帢冰淇淋,凊凉的,火宫殿的油醡臭豆腐,闻起来臭,帢起来香,真赟味。如果将长沙方言都用古汉语写出来,读起来恐怕要找翻译才能够得看懂。

  评论这张
 
阅读(221)|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