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呆在人间

人间有真情,人间有陷阱……

 
 
 

日志

 
 
关于我

独守陋园,不加好友。

网易考拉推荐

杭州游记  

2012-05-18 18:29:4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到上海了,过了几天几乎是没有网络的日子。

  杭州几天,旅店的宽带网是假的,问的时候有,住进去才发现是聋子的耳朵,只是个摆设,见其他条件还可以,也就懒得换了。其实在外面也没有多少时间上网,白天走走看看,回到旅店收拾完,也就想休息了。幸亏准备了多渠道,利用手机与老刘的联通网卡,QQ群里看看,随便聊几句,还算是没有完全脱离网络。联通网卡看来不怎么样,至少在我住的那个旅店信号极差,不如移动手机流畅。

  带了个本本还是记录一下,很长时间没怎么敲字了,情绪似乎有点问题?不得而知。

  惯例,外出记一点流水账。

  第一天

  选择了普通列车,虽然比动车多几个小时,睡一觉起来就到杭州,这个节省还是值得。

  在家里,几天不停雨,心想这趟外出可能不凑巧,游西湖不知天气是否助兴。来上海是赶珺珺的婚礼,顺道先到杭州游玩几天,小姑娘长成女博士,嫁到上海人家当媳妇。喝喜酒不能改期,只能冒雨出行,安慰自己,雨中西湖或许也别有风味。离开长沙的那天,天气似乎有好转的迹象,虽然阴沉,白天没再下雨,傍晚离家时还是带上两把雨伞。

  虽是同一时区,往东走时间提早了,听到车上有响动,醒来一看,窗外已大亮,看看手机才五点多。六点多出了杭州南站,地面还有点湿,看来也是刚下过雨。

  八九十年代出差较多,上海杭州常来,近年不怎么走动,上一次来杭州已有十来年。杭州南站以前没到过,寻着公交车到武林小广场,凭过去的印象,武林门已是市区,到西湖也不远,步行要不了多少时间。下了公交车,就近找家旅舍,看看房间还整洁,墙上插了根网线,一天不到两百,也就定了下来。个人消费不能太讲排场,顾了脸面则瘪了荷包,当然,做什么都是因人而异,有实力自然会首先考虑舒适。

  内人第一次来杭州,安排好住宿就出门,散步前往西湖。果然不远,大约十来分钟就到了西湖边,阴天,步行也很凉爽。兴致上来不记得吃早点,走到湖边才想起,买两个杭州特色肉粽外加两根烤肉肠,边走边吃。

  沿着湖边散步,不一会儿就来到了断桥,我建议:今天就在白堤苏堤随便看看,感觉累了就往回走。

  第一次来杭州,已是四十六年前,六六年,那个疯狂的年代。出了杭州站,步行到西湖边,同行者说,还是尽早去上海吧,还得赶去北京。于是,西湖美景毫无感受就离开了杭州,这一次应该算不上来了杭州,还是以第二次作为初到杭州。

  断桥、白堤、苏堤、保俶塔,三十年前来杭州,带着我那台海鸥203,这些地方都留下了一些黑白照片。旧地重游,也就这些风景区还保留了较多的原有风貌,城市街道,那些地方基本上都变成了水泥丛林,千房一面,看起来都差不多。

  “十年一觉扬州梦,赢得青楼薄幸名。”脑子里突然蹦出这诗句,不是杭州吗,怎么想到了扬州?

  搜索搜索,想起来了,三十多年前在宁乡的那个中学,副校长姓蒋,是京城大学的文革毕业生,分到乡村中学,自然是得给个官帽。蒋校长与我还谈得来,聊天提到串联,说他特意到了一趟杨州。

  我说:怎么特意去扬州?是那个诗句“烟花三月下扬州?”

  蒋校长哈哈大笑:非也非也,幼时在家逢白喜事,听那些唱夜歌的赶鬼“鬼呀鬼,快快去扬州!”,我想,鬼都要去的地方,一定是人间美景,趁着免费旅游也去游一趟。

  人老话多,说着说着又走岔了,言归正传,还是说西湖。

  站在西湖边上,内人问及,何处三潭映月?遥指小岛告知。虽然多次到杭州,西湖的景点基本都到过,唯独三潭映月我没上岛,固执地认为,那儿不可能有什么美景。早就知道,景点三潭映月,岛名小瀛洲,长沙的小瀛洲,却是民国时期的青楼之地,由此牵连了杭州小瀛洲。大概是联想,从三潭映月到长沙小瀛洲,烟花青楼到扬州。扬州,网络的现时印象并不好,那勉强拼凑出恩泽草民的媚上字句,倒是与青楼卖笑有几分相似。

  带了相机,首先要拍的就是多年以前拍过的西湖景色,上几张。

上海之行 - 老呆 - 呆在人间

保俶塔,杭州的名胜古迹之一。不是保shu也不是保jiao,保chu,大概也是因为不知道这发音,印象特深。

上海之行 - 老呆 - 呆在人间

断桥相会,知道白娘子的人肯定也知道这典故。

上海之行 - 老呆 - 呆在人间

白堤,这个白应该就是白娘子的白,返回的时候拍的。

上海之行 - 老呆 - 呆在人间

孤山,这也是当年拍下黑白片的景点。

上海之行 - 老呆 - 呆在人间

西泠印社,文人士大夫的社交之地。我说,有文化就喜欢弄些别人看不懂的字眼,不是西leng是西ling。

上海之行 - 老呆 - 呆在人间

吴昌硕大师的观乐楼。

上海之行 - 老呆 - 呆在人间

汉三老石室,藏有西泠印社抢救下来的一件珍贵文物,只能站在门外,看不清。

上海之行 - 老呆 - 呆在人间

鉴湖女侠,秋瑾墓也是西湖一景,看那支剑,女中豪杰,女剑侠。

   应该说,西湖也不是二三十年前的西湖,鉴湖女侠,过去看到的似乎不是这个形象。

   八十年代,国人走出思想的禁锢,尊重历史,西湖名胜重新开放,看到了一些记载着名人轶事的遗迹。印象中,还有弘一法师李叔同,风流“和尚”苏曼殊,辞世后都安寝西湖畔,大概这也是他们在世时流连忘返的地方。风流才子遁入空门,不同于寻常的举止,留下千古绝唱。站在弘一法师墓前,自然就想起那首“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民国时期的名曲,吾辈却是近半个世纪后才听到那幽怨的旋律。

   弘一法师,记住了这是位做什么都很出色的人物,当文人,做教授,甚至于当和尚,样样都是出类拨萃。

   没看到这两位的归宿地,具体地址已印象不深,只记得应该是在西泠印社附近。

   苏小小墓倒是很醒目,风尘女子也是另一道风景,再加上才女的桂冠就更令人浮想联翩。没拍照片,明显新修的痕迹,感觉有点炒作题材。

  (到连云港两天了,上网的条件好了,倒是没工夫来写博客。住在上海的旅店,网络很差,加上老本本配置低就更慢,凑出上面那些文字,纯属呆在旅店无事可做。老树指出文中谬误,知错不改了,其实那个“应该是”实际上就是对自己的说法有怀疑。本来就不是文化人,历史掌故不甚了了。再添加一点内容,可能最后还是要拖到回家以后才能完成。)

上海之行 - 老呆 - 呆在人间

曲院风荷,想象荷花开放的美景,这个季节来有点败象。

上海之行 - 老呆 - 呆在人间

清平游杭州提到的“傻鸟”,沿着湖边返回时也看到了,不知学名叫什么,特色,脑袋上单独长出一根翎子。

上海之行 - 老呆 - 呆在人间

这个我叫它丑小鸭。

上海之行 - 老呆 - 呆在人间

看到一大群,拍下几只,也许上面那只真是鸭子。

   与内人讨论这是不是鸭子,看法基本一致,仅有小分歧。她说是饲养的,我说不可能把西湖当成饲养场,我认为是野鸭子,或者说是观赏鸭而不是菜鸭。后面两天还看到一些景象,西湖是小动物的天堂,和谐相处,一点也不怕人。

  到了曲院风荷,苏堤近在咫尺,内人不想走了,散步返回旅店。虽没去苏堤,也到了不少景点,断桥白堤、平湖秋月、曲院风荷,再加上孤山、西泠印社,都是杭州的旅游热点。途径岳王庙,印象中过去只看过岳王坟,坟前有秦侩夫妇跪像,这岳王庙气势恢宏,大概也是文物建筑公司整旧如旧的杰作吧?问内人,进去看看?回答,不去了。我们这两人,烧香拜佛毫无兴趣,算得上彻底的唯物主义者,党的多年教育,在这方面算是完美体现。

  返回时经过一家酒店,我说,这地方大概是香格里拉。那年我与老刘在西湖边散步,看到香格里拉,知道这是豪华宾馆,我说,这地方我们没格(方言:资格)住,老杨来了可能会住。没想到过了不久听说,也就差不多是同时期,老杨夫妇游杭州,还真是住在香格里拉。那时是我刚从学校下海,为了去宜兴找产品配套件,路过杭州玩一玩,借款起家囊中羞涩,自然不敢挥霍。

  看到的招牌是杭州饭店还是宾馆,看那风格应就是当年看到的香格里拉,一家店两块招牌?

  本来是随便走走来到湖边,后来的两天证明我们运气不错。第一天来刚下过雨,旅行社组织的那些一日游N日游可能还招揽不到游客,游人寥寥散步很惬意。最明智的是去了白堤,白堤树荫不茂密,若是大晴天可能要晒出一身大汗。

  一日游记下这么多,估计这帖子也会是虎头蛇尾。上海之行 - 老呆 - 呆在人间

  18日必须去上海,杭州旅游只有三天,回旅店,内人作了个小计划。

  第二天,计划中的第一站——雷峰塔,白娘子关禁闭的的地方。雷峰塔倒塌,白娘子出来,神话故事中的语言。雷峰塔倒了,哪一年的事?应该是近代的故事。

  公交车到站,新修的雷峰塔出现在眼前,第一印象,矮矮胖胖,与六和塔相似。当然了,这里的矮,指的不是身高,是体型,虽然层数不多,高度还是够可以的。

上海之行 - 老呆 - 呆在人间

车到雷峰塔,距离太近,这个是后来到远处拍的。

上海之行 - 老呆 - 呆在人间

近处拍的,唯有树木不见山水。

  雷峰塔重修,也许还得益于香港的白娘子,炒热了这个沉寂多年的神话故事,至少在大陆应该是这么回事。现代人想到的白娘子,大概多数脑子里出现的是港星赵雅芝的形象,还有那段米来米来多酸辣的旋律。

  明知是新修的假古董,我一般没什么兴趣,多年以后,干脆不知道,那时也许可以弄假成真。

  没进雷峰塔,就在附近走走。那个放生池,商家无德,弄来廉价的巴西龟出售,土拉吧唧的求神拜佛,放生的却是泊来的洋乌龟。巴西龟,据说也是引进失控的物种之一,属于清道夫一类的动物,在某些地区造成了生态失衡。很壮观,满池的巴西龟,放生巴西龟,池内的锦鲤可能就交上了时时锻炼的好运,不时看到乌龟攻击游鱼的镜头。

 上海之行 - 老呆 - 呆在人间

不光是游客如云,还有这龟满为患。

  漫步苏堤,老树说,苏堤有历史有人文,这个大概算得上,林徽因的剪影铜像。“光影恰恰可人中……”,谁的文字?没注意看或是看了又忘了。

上海之行 - 老呆 - 呆在人间

与民国美女之一合影,俺家那位作点牺牲吧,马马虎虎也做成剪影当陪衬。

   “花港观鱼没啥看头,就一点红鲫鱼。”文氏谬论之一。

  既来之且看之,还是拐进去绕了个圈。可能是满清的皇帝老儿稀罕,北方寒冷,大概不能在露天养锦鲤吧?题字树碑,这儿也有一块,没细看,只是觉得应该是御碑。

  评论这张
 
阅读(90)|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